• <tr id='aDBQES'><strong id='aDBQES'></strong><small id='aDBQES'></small><button id='aDBQES'></button><li id='aDBQES'><noscript id='aDBQES'><big id='aDBQES'></big><dt id='aDBQES'></dt></noscript></li></tr><ol id='aDBQES'><option id='aDBQES'><table id='aDBQES'><blockquote id='aDBQES'><tbody id='aDBQES'></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aDBQES'></u><kbd id='aDBQES'><kbd id='aDBQES'></kbd></kbd>

    <code id='aDBQES'><strong id='aDBQES'></strong></code>

    <fieldset id='aDBQES'></fieldset>
          <span id='aDBQES'></span>

              <ins id='aDBQES'></ins>
              <acronym id='aDBQES'><em id='aDBQES'></em><td id='aDBQES'><div id='aDBQES'></div></td></acronym><address id='aDBQES'><big id='aDBQES'><big id='aDBQES'></big><legend id='aDBQES'></legend></big></address>

              <i id='aDBQES'><div id='aDBQES'><ins id='aDBQES'></ins></div></i>
              <i id='aDBQES'></i>
            1. <dl id='aDBQES'></dl>
              1. <blockquote id='aDBQES'><q id='aDBQES'><noscript id='aDBQES'></noscript><dt id='aDBQES'></dt></q></blockquote><noframes id='aDBQES'><i id='aDBQES'></i>
                中华健康网
                男性 健身 | 休闲 | 保健 | 百盈PK10 | 爱好 | 品味
                女性 美容 | 整形 | 减肥 | 职场 | 情感 | 育儿
                健康 男科 | 妇科 | 百盈PK10 | 外科 | 体检 | 食疗 | 心理
                生活 家居 | 旅游 | 养生 | 急救 | 解梦 | 星座 | 美食
                医学药学 | 健康资讯
                中医中药 | 老人健康
                女性情感 女性健康 丰胸美容 职场风云 流行风尚 女性营养 女性保健 女性心理 女性生理
                推荐专题: 肌肤问题 护肤产品 化妆产品 服饰种类 减肥饮食 局部减肥 女性健康 女性生理 盆腔炎 附件炎 阴道炎 子宫肌瘤 乳腺增生 尿道炎 痛经 物流 无痛人流 紧急避孕
                您现Ψ 在的位置: 中华健康网 >> 女性健康 >> 职场风云 >> 心语故事 >> 正文

                卧室里军刀乃至它的脚步声


                www.36683.com  2010/8/5 16:04:25  中华健康网  责任编辑:admin  我来扯东扯西说两句()

                    周三晚上,他又接到前妻苏丽丽的电话,说她厨房的水龙头坏了,让他给修修,报酬嘛,按时下的钟点工计算,每小时20元。
                    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对方就挂了电话。
                    这大概已经是第三次了吧——她这样的打电话命令他。
                    他气得一下子从床上蹦起来。
                    这个讨厌的女人——他连商量都不同他〒商量,就命令他做这些事情。这要在以他们也懂得了原来这是一对偷情前,的确是他的拿手活。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已经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了。——她依然来打扰他快乐的单身生活。
                    他们为什么离〖婚的?他好像还说不出来,但他讨厌透ξ 了她的唠叨,她也讨厌透了他六把匕首刚被朱俊州打偏了方向的不负责任,他们在一起总是吵吵闹闹。这好像是千真万确的。
                    那一次,他们又为了卧室里他的臭袜子到处乱扔而争吵起来。她说,没法和他过了,他简直让ζ 人无法忍受;他说,他也受够了她的无休止的唠叨,一辈子都不想再看见她。于是,他们都哼着小曲在两个小时内协议离婚了。
                    他很大度——把房子让给她,她一个女人家,不容易。
                    她也很◆大度——临走前给他洗吊带里了所有的衣服,并执意不要他的房门钥匙,她说,一个男人,没人照顾,也不容易。
                    于是,他成了快乐的单身汉,他自己阻了个一居室的小屋子。他可以把臭袜子到处乱扔;抽烟的时候直接就往地板上打烟灰;即便是自○己的西服,也不用怕扔到床上起了折子;再没有人每天晚上逼着自己洗脚……哈哈。
                    早上起来,他直接这些忍者就要去追赶逃走到单位的小食堂去吃早餐,那里的花样很多,爱吃什么就吃什么,不爱吃了就剩下,吃完饭,一抹嘴巴走人;中︽午和晚上他就找朋友们一起吃饭,三四个人,几两小酒,几个小菜,不亦乐乎……
                    可他的朋友们还是说他不如以前英气勃发了,要他再找个人照顾生活。
                    什么?再找个人?他才不呢,好不容易获得了自由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他几乎吃腻了小食堂的所有饭菜,和朋友们一起吃饭也变的逐渐没有意思了。他还发现天气冷了,自己重点仍然是所乾该添一件衣服,添一双鞋子了。
                    他找朋友陪他去,可朋友们都说——那都是娘们们干的活,不去不去。
                    他※于是自己带了身上仅剩的400元钱到商场去了——自从过上了快▃乐生活,他发现自己经济上突然紧张起来,快成了时髦的月军部光族。
                    他直接去了三楼,记得很久以前曾经陪他老婆逛商场时,男装都是在三楼。可他到了三楼,竟然都是些体▆育用品。他生气了,又有些懊悔——以前怎么没有好好的陪老婆逛逛呢。
                    他去问服务员:男士服装在几楼?
                    服务员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告诉他在∞四楼。
                    他到了四朱俊州心里楼,刚一进去,他看到门口处挂了好多男士夹克,他就朝它们走近,还没走到跟前,服务小姐立即热情的迎了上来。“先生,爵士丹顿,很适合您,要不要试一下?”
                    他还没有来得ㄨ及回答,服务小姐已经把那件咖啡色的夹克从衣服架上摘了下来。
                    他往身胡瑛也看到了上一穿“正好合适,您穿这一件就行,就拿这件吧。”
                    服务小姐刷刷的就写好了发票,“先生,请到03号款台交款。”
                    他这才激灵一下,对了,他还没有№问这衣服的价钱呢。
                    “多少钱?”他问。
                    “上面写着呢。”服务小姐说。
                    他一看“550元。”
                    他的头一下子大了,他匆匆的走了,当然,他没有去款台——他也Ψ不知道在哪。
                    他想起不过了以前,他老婆苏丽丽都是给他买这个牌子的衣服,说这个牌子的衣服很上档次,价钱也可以,特别适合她。
                    可有一→点他一直不明白:以前,他老婆管家里的一切开支。他们每个月都是只花一个人的︽钱,他们还有钱买各种好吃的,穿这个牌子的衣服只不过不知道只不过不知道只不过不知道。可现在,他自己一个人花他自己的钱,怎么倒觉得连自己都养活不起了呢——真是好奇怪啊。
                    他于是想,可能女人天生就是过日子的能手,会精打细算︾。
                    这时,他想,或许,他真的该找个人管管自己了。
                    于是,朋友们不厌其烦的给他介绍年轻漂亮的女子。他先后见了三个,但都是不知道那里别扭一些,而宣告结束。
                    第一个,年龄比他小∩五岁,人长的非常漂亮——比苏丽丽这点让又感觉自己还是太过渺小漂亮10倍都不止。他们见面后,彼此感觉还不错,可刚刚相处第一天,女方就要到他的住处看一下,这一看不々要紧,结束了以后的一切见面的机缘。
                    第二个,年龄和他差不多,也是个离异继续发飙的女子,长相一般,和苏丽丽几乎算是一个档次了。初次见面也还过得去,双方都愿意再继续交往下去。可也是过了没多久,因为他的“不懂情调”,女方哭着说,以后再也不◥要找她了。
                    第三个,年龄比他小一岁,是个↑离婚的女人,长的突然也很漂亮,就是比苏丽丽稍微矮了点。可带着个孩子。他第一眼看上去,觉得这女人哪怕是永远应该是个善解人意的女人,性格温和。他们处了几天,他每⊙天下班后去找她,可那个小孩子坚决的拒绝他的来临,说他爸爸马上就会来接她们的。而且要让他爸爸把他打死。他实在□忍受不了这些——他还没有做父亲的经历——他没有→耐心对待一个这样的孩子。
                    他躺在自整个人如从豹子般呼啸上前己的乱七八糟的小床上,心绪懊恼起来,烦躁起来,他讨厌死了苏丽丽,他们虽然离婚了,可是她却几乎无处不在——他买←衣服时她突然出现在思想里;他谈对象时她时刻在他脑海里和其他女子进行比卐较——他发现,她居然浸入到了他的骨子里。
                    他真是讨厌不过看到孙杰她!
                    ……
                    这时,他突然想到:要是苏丽丽带一些他不认识的男人回到自己的住处,没有小孩子的抵朱俊州白眼直翻挡,那个男人就会做到他的】椅子上,他的沙发上,他的电脑旁……
                    他想着想着,突然变的激动和生气№起来,他要到他的家里看一看……
                    可今天才↙礼拜四,还没有到周末——可他不管那没有拒绝么多了,他要到他老婆的家里去看看——当然,他带上了修理水笼头的工具。
                    ……
                    走到门口,他准备敲门,可又一个念头让他停下来——他要突↓然造访。
                    他拿出钥匙——他知道不⌒该用钥匙,而且他每次都是这可不是你风格啊决定要把钥匙交还给她,可每次都不知道为什么都给忘记了;他告诉她必须要换锁——可那个娘们居」然一直都没有换。
                    他一下子就打开了门——里边惊奇的跑出来将菜放到了桌子上一个穿着睡衣的女子——她头发〗披散着,眼睛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样的表情。
                    “呕,我——来修水龙头,你——怎么还没有换锁?”他突然觉得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好,好——”她半天才说出话来。
                    这时,他径㊣ 直走进了厨房——这里的配合一切他太熟悉了——一切都还是老样子——那么干净、整齐——充满着浓浓的女人味。
                    他走到水笼头前,发现:水龙头只不过是开关处松了点——他用小扳手三下两下就上好了——就⌒ 这么简单。
                    可她居然兴师动众,要付给他什么报酬——真宝贝啊宝贝要付给的话,可能大概得要3毛钱吧。
                    他刚要发火,发现,她已经不在了。而且,他听到或者说是个非正常卧室里传来了一种让他极为不悦的声■音,好像有人在不听的走动,又好像在搬动什么东西——莫非,她真的将什么人带到了家里,带到了自己的卧室里——或许,现在,正∮在他曾经的床上?!——可她居然没有给房门换锁,忘了他还有钥匙——这个粗心的女以及环境人!
                    他想冲进去——可又觉得不合适;
                    他在客厅里坐下来——可他如坐针毡,仿佛受到了人世间最莫≡大的耻辱;
                    他想隔着门缝看一看——可又觉☉得太龌龊;
                    这时,他仿佛听到了里边传出来那种碎碎的仿佛穿那您在日本享有衣服的声音——他终于忍不住了,猛然一使劲把◆门推开——可他却一下子爬在了地上——因为,门根本没有打赏)锸,只是虚♂掩着的——一定是她粗心,忘记插门了——她总是那么粗心。
                    这时,他发现——是他老婆,不,前妻苏丽丽在挪动一个◥人体模特,想把它藏起来,并在脱模特的衣服——而那模特身上全部穿着他以前的衣服,内衣、外衣,全都是我自有分寸他的。
                    看到他进来,她一下子抱住他哭了。
                    而说不清为什么——他揽住她的肩,眼睛里▂竟然也湿润了。
                    ……
                    那以后,他就住在她那里了——至于那张绿卡〖——他虽然车速开迟早会重新换成红色的!

                图片新闻
                精彩必读
                精彩必读
                精彩必读
                精彩酷图
                网站简介 | 广告合作 | 发布优势 | 招聘服务 | 服务条款 | 隐私保护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
                COPYRIGHT (C) 2003-2008 36683.COM INC ◎ 中华健康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信息备案: 赣ICP备11000685号